首页 > 新闻报道 > 媒体新闻

【中国科学报】走近4省中学生——科学营:让我们重拾学习乐趣

2012-12-18 中国科学报  阅读(5042)  推荐(0)


科学营开幕式上科学家与高中生进行火炬传递。


 学生在操作航模。


 来自江西的高中生在清华大学听老师讲解混凝原理。本版图片均为冯丽妃摄

  一场围绕科学与梦想的中学生科学盛宴刚刚在北京落下帷幕。在“走进高校,放飞科学梦想”这一主题的召唤下,来自全国各地的1300名中学生在火热的8月走进首都9所名校,参加了为期一周的科学营活动。从奥运场馆到科技场馆,从城市文化到校园文化,从聆听大师教诲到亲自动手实验,一周的校园生活让这些十六七岁的少年产生了怎样的感触?《中国科学报》记者走进科学营,倾听来自祖国不同地区的高中生的心声。

  ■本报记者 冯丽妃 实习生 郭毅

  科学营活动由中国科协、教育部联合举办,共有5000名各地高中生分赴全国41所重点高校参加科学营,提前感受大学生活的“炙热”。从8月4日至10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交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以及中国科学院大学(中科院研究生院)9所高校的参与使全国科学营活动进入高潮。来自江西、四川、西藏等4省区的高中生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通过此次科学营活动,不但让他们感受到了科学的魅力,也让他们重新找回学习的乐趣。

  江西“如果不吃苦,就不能实现走进一流高校的梦想。”

  “OK!我们成功啦!”8月9日下午3点,在清华大学清华—苏伊士环境科学与工程试验实践教学中心上百平方米的实验室里,爆发出一阵欢笑声。

  原来,这是全国高校科学营中来自江西的高一学生祝叶与小组其他3名成员赶在其他小组之前,完成了水处理工程中的“混凝”实验。

  祝叶介绍,这个实验的主要目的是让“浊水还清”。他们要在6个装着1000毫升浑水的烧杯中,分别加入不同剂量的混凝剂(聚合氯化铝)与助凝剂(聚丙烯酰胺),然后观察哪种组合方式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使浊水净化。

  与祝叶同组的另一名同学表示,平时在高中化学课堂中虽然也会接触这些知识,但是却没有实际操作的机会,这回总算有机会“圆了一个梦”。事实上,这次高校科学营让他们兴奋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他们还大胆尝试科学创新,如设计垃圾自动分类设备及食物安全测评仪等等。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对于来自江西广昌一中的姜琳夏来说,收获的不仅仅是科学知识,还有一大群的朋友。由于是家里面的“独苗”,姜琳夏从小就特别受宠,很少自己动手做家务。这次参加活动也给她提供了一次独立生活的机会。

  “爸妈总以为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忘了我已经是跆拳道高手了。”她无奈地说。在今年全国青少年跆拳道业余比赛中,姜琳夏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和大家在一起,就应该把自己的小性格剪裁掉,不能有‘公主病’或‘王子病’,如果仅仅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出来沟通,是不行的。”她说。

  科学营为期一周的大学生活让石磊(化名)觉得中学生活与大学生活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他觉得,大学非常注重自主学习能力,重视对创新思想的启发与对科学兴趣的培养。而“中学生却要时刻围着中考和高考的指挥棒转,泯灭了科学热情与创新的思想火花”。

  来自农村的他同时感受到,与城市学生相比,农村学生的教育环境显得太过“贫瘠”。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农村的孩子上补习班,或者请家教;到了城里以后,身边请家教的同学却比比皆是。

  同时,城市的教育基础设施也更优越。“单说黑板,农村只有简单的一块黑板,而城里可以有各种投影设备,方便教学和学生自我展示。”石磊举例说。

  此外,由于城市老师的待遇好于农村,优秀师资也更为集中。在石磊初中毕业时,就有一位生物老师被城市的一所中学高薪请去任教。“这样一来,城市的师资会越来越强,而农村的师资力量就越来越弱了。”石磊说。

  “高中生活是艰辛的,但如果不吃苦,就不可能实现走进一流高校的梦想。”来自江西临川二中的万良浩表示。他即将升入高三,对于未来选择哪个学校,他还没有明确的方向,但是他希望自己的人生能释放出不一样的价值。

  “大学才是人与人拉开差距的地方,并不是高考结束就解脱了。”这是一周科学营生活带给他的最大体会。

  西藏“让更多人走出来,看看外面的天高地厚。”

  9日晚7点,记者在北京理工大学见到了正在为告别晚会彩排的西藏同学,他们与记者在逸夫楼旁边的树林中进行了愉快的对话。

  “我给路上认识的一位去西藏旅游的朋友吹牛说,西藏的牦牛比城市里的房子还要大!”来自拉萨那曲高中的“小胖子”旦措德勒一字一顿地慢吞吞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虽然爱吹牛,但是旦措德勒对于来北京的目的一点儿也不马虎。他随身携带着笔记本、照相机,见到任何感兴趣的风景与事物都不会忘记写上两笔,或者直接用照相机“咔嚓”几下,他要把这些资料带回去给老师和同学,向他们讲述自己在北京的故事。

  “这几天,我们去了鸟巢、水立方,也去了中国科技馆。站在这些原来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地方,感觉非常自豪。”来自拉萨第三高级中学的谢金蓝说。虽然与拉萨的天气相比,北京闷热的天气与过多的蚊虫让这位有着一双美丽大眼睛的藏族姑娘觉得不适应,但她仍然希望活动的时间可以更长一些。

  在科技馆,她与其他来自西藏的同学一起做了植物DNA提取实验,这次实验让她感到西藏与内地教育的巨大落差。在西藏,因为没有实践,他们需要“死记硬背”的知识,在这里进行简单的实践后,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握。

  这次活动让谢金蓝感到“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选择了文科。参加了这次科学营活动后,她才感觉到理科的无穷魅力,觉得高中分科过早了。

  “在西藏,大多数同学都是读文科,毕业后去当公务员,很少有人读硕士与博士。因为那边除了藏医、藏文两个重要科目之外,理科设置不如内地这么齐全。”拉萨第四高级中学的索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索朗的梦想是到北京师范大学读体育系。他的体育“细胞”很发达,拿过自治区短跑与跳高的第一名。在他的印象中,北京的大学校园都很大,学科设置也非常丰富,不仅让学生在思想上有新的启发,也让学生有实践的机会。

  来自山南第一高级中学的腼腆姑娘德吉曲珍告诉记者,这次能够来北京,与她“牺牲”了自己的爱好不无关系。初中时,她比较喜欢运动,因此很多时间都花在跑步上,成绩不是很好。到了高中后,她不得不暂时“搁置”了自己的爱好,努力学习,才有了这次机遇。

  “这次活动让我觉得以前的我就像井底的青蛙,只看到头顶那么小的一点天空。”她希望可以让更多的西藏同学感受到内地大学的魅力。然而,由于名额的限制,这次当地每个高中只有一个名额,来这边学习的机会非常难得。

  “上学有什么用?上学还要花钱!倒不如挖个冬虫夏草过生活!”旦措德勒告诉记者,很多当地人都是这样的观念。“我们这次回去后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学习有多么重要,没文化是多么可怕!如果没有文化,连普通话也不会说,怎么与人交流?”他希望自己与身边的同学都可以走出那片土地,看看外面的世界。

  四川“我们也有这一代人的魅力。”

  8月10日是科学营闭营的日子,在北京大学公寓36楼,记者见到了正准备离京的四川省中学生代表李毛、刁琢。

  “现在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采访一开始,李毛不由自主地感叹。让这个羌族女孩感到惊奇的是:从家乡到北京的整列火车上,居然有10节车厢都是去各地旅游或者参加活动的孩子。

  让李毛备感自豪的是,因为有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她与另外两名学生一起被选为中学生代表,在科学营开幕式上发言。“在上千人面前侃侃而谈,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回忆起开幕式的场景,她仍显得有些激动。

  在科学营期间,李毛被分在北京理工大学分营。借此机会,她参观了该校的光电基地、软件基地、航模队,此外还参观了中国科技馆。她对科技馆三层的植物分布地图记忆尤其深刻。

  “按动地图旁边的大豆按键,地图上黑龙江省的灯就亮了,说明黑龙江盛产大豆,这种表达非常形象。”李毛说,她希望高中课堂同样可以引入这种生动的学习方式。

  “我们学校文理科两极分化的现象很严重。我们年级有870人,只有101人学习文科。”成都七中的高二学生刁琢表示。他告诉记者,自己的梦想是做一名外交官,理想中的大学是中国外交学院。但因为父母的压力,他最终仍选了理科。

  他同时表示,即便在同一所学校,教育资源的分配也不均匀。他们年级约有300名学生进入学校的4个实验班,这些班级的任课老师基本上都是各个科目的教学组长。

  这次科学营让他感受最深的便是大学教育的活力与创造力,北京大学分营的一组创新活动让他感触尤深。学生们自己动脑思考如何改善城市下水道、防止内涝,以及建造新型的手机、坦克,甚至是未来的太空实验站。

  “这次活动让我认识到学习与科学的乐趣。反过来看高中教育,很多同学为了成绩放弃了太多的东西,他们戴上了厚厚的近视镜,得到了老师的好评,却成了书呆子,连如何跟人打交道都不知道。同时,身体素质也很差,站一会儿军姿就晕倒,成了‘畸形’教育体制的牺牲品。”这个大男孩感慨地说。记者问他怎么也戴着眼镜,他脸一红,告诉记者是“打游戏”打出来的。

  他喜欢看《环球时报》,与同龄人一起讨论时事政治,但是平常在学校,他却会尽量避免这样做。“如果我大张旗鼓地讨论时政,就有人觉得你太显摆了,过于另类,所以我不得不隐藏一下‘锋芒’。”他笑着说。

  “有些人不懂我为什么这么阳光,也有人说我们‘90后’是‘垮掉的一代’,其实我们有自己的思想与看法,也有我们这一代人的魅力!”刁琢说,“不过现在学习是首位,在目前的情况下,没有好成绩,那些梦想往往很难实现。”

  福建“我希望有一天能做出超过Apple的计算机。”

  8月10日上午,记者在北京大学采访了同样即将离京的福建省长汀县第一中学的涂家铭。他告诉记者,为了参加这次夏令营,他所在的高中还专门组织了一次物理竞赛,前6名才能入选。不过,这对于曾经获得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二等奖的他来说,显然并非难事。

  几天的科学营生活让涂家铭对大学生活有了更加“立体”的认识,也更加坚定了他考取清华或北大的信念。

  涂家铭非常热衷“鼓捣”与计算机相关的物事,一有空他就摸索着如何破解“Apple”的软件密码,他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够做出超过“苹果”的计算机。“我国计算机技术之所以不如苹果与微软,最重要的就是少了一种东西——对科学的热情。”他说。

  他认为,Apple和Microsoft都是先关注科研,然后才想到谋利。如果把这两个层次颠倒过来,把科研放在第二位,就会难以超越别的国家。另外,硅谷在这一领域早已捷足先登、占据先机,我国要赶上他们,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因为对计算机的热衷,涂家铭非常喜欢理科,尤其是物理。他赞同高中文理科“早分家”,因为这样才能做到“术业有专攻”。

  “如果对文科选择有迷茫,这种迷茫期一段时间以后就会过去。高中是应试教育最紧张的阶段,一下子要学好全部9门课程,会很难做到。”他说。

  除了学习以外,涂家铭还有另一个爱好,就是弹钢琴。从7岁时,他就开始在父母的督促下学习钢琴。目前,他已经拿到全国钢琴考试业余十级的证书。

  “这次科学营活动让我们学到了很多,通过公平选拔的办法,也使边远地区的学生得到实现梦想的机会,希望它能够继续开展下去。”涂家铭说。

  




我要评论0条回复

主办单位:中国科协、教育部  支持单位:国务院港澳办、中科院、中国铁路  

技术服务:全国科技教育和科普活动服务平台

京ICP备11018462号-7   号